分享到:
您的位置:首页 > 韦德国际娱乐城1946 > 正文

国难——九·一八光记住还不够(4

17-02-09 来源:韦德国际娱乐城1946  浏览: 评论: [ ]

  马占山就任省代理、军事总指挥后,毅然肩负起抗日的重任,率部在泰来县江桥镇境内的嫩江桥痛击日军。他说:“我是一省长官,守土有责,决不能将寸土尺地,让于敌人。我的力量固然不够,他来我,我已决定与日本拼命,我领土,我人民。”【查看详情】

  1931年11月4日,发生在嫩江江桥、时任省代马占山指挥的江桥抗战,成为中国人民正面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第一次战役,从而,在的大地上打响了中国人民抗日斗争的第一枪。

  1931年9月18日,日本关东军在沈阳炮轰东北军北大营,揭开侵占中国东北的序幕。在未遇任何抵抗的情况下,短短40多天,中国东北半壁大好河山拱手相让。民族让国人悲愤。11月4日,的一位小个子军人——省代马占山,率部在泰来县江桥镇境内的嫩江桥打响了抗击日寇的第一枪。

  马占山:守土有责不让寸土

  

  “九一八”事变爆发后,辽吉沦陷,日军开始夺取龙江。此时,省万福麟远避北平,省内军政两界群龙无首,主战主和莫衷一是,惶惶。谁来主持这个危急局面呢?在隆隆的炮声中,马占山出任省代理、军事总指挥。

  马占山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,人称“马小个”。年轻时候被成盗马贼,他一赌气离家出走,落草为寇。两年以后,接受了清的收编。他从小为人放马时练就了一身马上的好功夫,落草为寇时又练成了一手娴熟的枪法。激战中,他可以在马肚侧面藏起身子,用来敌人;也可以把头探在马前,弹无虚发。

  当时奉天的统领吴俊升非常赏识他。吴俊升这个人、,说话常流口水,吐字不清,人们送绰号“吴大舌头”。1925年,第二次直奉战争结束,马占山被吴俊升提升为东北陆军骑兵旅长。后被派往黑河,担任警备司令。1931年10月10日马占山临危受命,19日夜抵达当时的省城。20日上午,就任省代理、军事总指挥。

  马占山就职后,不顾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,不理日军的,毅然肩负起抗日的重任。他说:“我是一省长官,守土有责,决不能将寸土尺地,让于敌人。我的力量固然不够,他来我,我已决定与日本拼命,我领土,我人民。”

  东北抗日第一枪:江桥抗战

  今天省泰来县江桥镇境内的嫩江桥,本是一座很普通的江桥,昂铁线上的一座铁大桥。然而,1931年11月4日,这里打响了抗战的第一枪。

  当时,日军数量众多。在战区,日军先后集结多门师团等3万余人,另外有伪军3个团。还有相当数量的轰炸机和各种山炮、野炮、重炮等先进武器以及充足的作战物资。而马占山所率领的守军兵力只有徐宝珍卫队团等1.3万余人,兵器上更是无法可比。日军的火炮射程在30里,守军的射程最远超不过15里。同时守军子弹匮乏,枪械不良。

  11月4日凌晨,日军出动7架飞机掩护,4000士兵在4列铁甲车和数十门山炮掩护下,向江桥发起猛烈。马占山立即命令守军奋起还击,声震中外的嫩江河畔的血战全面爆发。直到中午,日军伤亡很大,纷纷溃退回南岸。

  下午3时,敌人集中兵力,密集进攻。我军军令,等候敌军到百米处,齐起猛攻。趁混乱之际,我军全线冲入敌军展开白刃战。敌人飞机、大炮均无技所施,敌向江桥溃败。遭到在江岸芦苇内埋伏的我军堵截,敌人有的陷入泥沼、有的跳入江中。敌人增派的援兵也在桥上被我骑兵冲断,一股回撤,一股逃到我左翼阵地,被我军歼灭,遗留400多具尸体。

  5日,日军增加兵力。守军前线吃紧,在关键时刻,马占山带领10多名卫士,乘坐汽车赶赴前线督战。在途中,不断在身边爆炸,马占山所乘坐的汽车的车篷被炸穿了很多小洞。

  6日,日军新增兵力,倾巢来犯。从11月16日到11月18日,守军在极端困难条件下坚守三天后,马占山部终因众寡悬殊,力尽援绝,不得不撤出最后阵地三间房。19日,在杨家屯全歼追敌多门联队400余人,马占山率部有计划地退守克山、拜泉、海伦。

  中队在江桥抗战中虽然最终失败了,但英勇的守军面对几倍于己的敌人,毙伤日伪军6000多人,自己伤亡2000多人。这就是打响中国东北抗日第一枪的江桥战役。(注:马占山等部继续坚守等地,直到2月5日才陷落。)

  民族的骄傲江桥抗战

  江桥抗击日军的消息在全国传开以后,国内外爱国人士和全国各地学生纷纷通电、汇款支持马占山。教育家陶行知在《敬赠马占山》一诗中,盛赞马占山“神武将军天上来,正气系兴衰,手抛日球归常轨,十二金牌召不回”。一时间,江桥战役和马占山的名字在全国叫响。社会通过不同方式向抗日前线将士发出慰问电。一时间,马占山成了名人。当时,上海有一家福昌烟草公司还专门生产出了“马占山将军牌”香烟,并在上刊登广告说“愿人人都学马将军”。马占山将军牌香烟上市之后,上海人争先先购买,一时间,出现了马占山将军牌香烟供不应求的局面,一些不吸烟的人也买回几包留作纪念。

  1931年11月17日的《滨江时报》曾经发表评论说,中国的军人在日军的下孤军奋战。嫩江河畔赤血,是中国血性男儿的瑰宝,的中队,是真正的卫国勇士。文章说我们对于中人不能不怀疑,究竟有多少可杀敌,我们在极度失望下,我们在失守东三省后的50天,才发现的马占山是足以当中人四个字而无愧。

  江桥抗战打响了中国东北抗日第一枪,它也是抗击日本侵略军的典范。东北爱警纷纷建立抗日武装,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,义勇军总数达30余万人。江桥抗战点燃了抗日的烽火。

  而今,时间走过了74年,岁月的嫩江江水依旧平静流淌,印证历史的嫩江江桥依然静静伫立,但马占山和他领导的江桥抗战、人打响的东北抗日第一枪,会永远地刻在中国人民的记忆中,骄傲地驻留在中国抗日斗争的史册上。

  东北义勇军拼死保家乡

  1931年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,东北各阶层人民和爱国官兵纷纷组织“义勇军”、“救”、“自卫军”等各种名称的抗日武装,奋起抵抗。1932年夏,东北抗日义勇军发展到三十余万人,活动遍及东北三省及热河省一百七十二县中的一百零二县和沈阳、、等大中城市。【查看详情】

  1931年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,东北军民为抵抗日本侵略而成立的爱国武装。

  东北各阶层人民和爱国官兵纷纷组织“义勇军”、“救”、“自卫军”等各种名称的抗日武装,奋起抵抗。这些抗日武装被统称为东北抗日义勇军。比较著名的有以马占山为总司令的抗日救,以王德林为总指挥的中国国民救,以李杜为总司令的自卫军,以邓铁梅为总司令的东北自卫军,以耿继周为首领的东北抗日义勇军,以苏炳文为总司令的东北救等。参加东北抗日义勇军的有工人、农民、学生、知识、东北军官兵、地方和士绅,还有遍布东北各地的绿林武装以及民间团体红枪会、大刀会等。1932年夏,东北抗日义勇军发展到三十余万人,活动遍及东北三省及热河省一百七十二县中的一百零二县和沈阳、、、、等大中城市,日军不得不多次向东北增兵设防,以其殖民。

  “九一八”事变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时,东北军政执行不抵抗命令,所属19万东北军,除部分爱国官兵参加抗日义勇军外,一部退入关内,一部投敌,致使日军仅用不足半年时间,迅速占领东北三省省会及主要城镇。在民族危亡之际,东北各阶层群众和东北军、部队的部分官兵纷纷组成义勇军、救、自卫军、大刀会、红枪会等抗日武装,统称为东北抗日义勇军。这些武装部队无统一领导和编制,各自具有相当性;军费靠自筹或全国人民捐助;主要用轻武器乃至大刀长矛,以游击战为主要作战样式打击敌人。义勇军高举“抗日救国”、“还我河山”的旗帜,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,同日本侵略军展开英勇的武装斗争。其经历大体分为三个阶段:

  东北军民奋起抗日(1931.9~1932.2)“九一八”事变发生时,警务处处长黄显声先率领部分部队抗击日军,后往辽西地区将民团和地方保安部队组成抗日义勇军。10月初,曾任凤城县署署长的邓铁梅在该县建立东北自卫军。此时,辽宁义勇军遍及各地。11月,由在北平(今)的东北社会组织的东北抗日救,将辽宁各地及热东、蒙边地区的义勇军,以军和支队为基本建制单位,统一改称东北自卫义勇军。

  到12月末,共编成22共7万余人。省义勇军主力由东北军部分爱国官兵组成。首先是团长冯占海率部抗日,随后旅长李杜、邢占清、赵毅等人也宣布抗日,在五常、拉林、双城(今均属)和榆树等地抗击日军。1932年1月31日李杜等在(今属)成立自卫军。该部在战中与日军激战五日后撤出,转移至巴彦、宾县,吸收以东各县抗日武装,使总数达5万余人。2月,东北军营长王德林建立中国国民救,接连攻克敦化、蛟河等县城,部队发展到近2万人。省义勇军创建于江桥抗战之后。11月,东北军将领马占山率部在以南嫩江桥一带奋战月余,抗击日伪军进攻。尔后撤至海伦地区,吸收各抗日武装组成义勇军约5万人。至1932年2月底,东北抗日义勇军发展到近20万人,在各地开展游击战,打击日伪军。

  抗日斗争蓬勃发展(1932.3~10)伪满洲国建立后,日本帝国主义为稳定其殖民,不断对义勇军进行“”。义勇军主动出击,部队迅速发展壮大,是年夏秋达鼎盛时期,总人数约50万(一说30万)。

  义勇军发展到58、几十个支队约25万人。5月,东北抗日救将辽宁义勇军划分为5个军区,彭振国、王化一、唐聚五、刘振东、高文彬分任各军区总指挥,在60余县开展抗日斗争。各义勇军频繁出击,破铁,炸桥梁,先后攻克锦西(今葫芦岛市)、通辽(今属)、岫岩、新宾、等数十座县城,控制了广大地区。8月下旬,第21、第24义勇军多次袭击奉天(今沈阳)城,一度占领东塔机场,了日伪。

  省义勇军发展到15万人。其中,以李杜为总司令的自卫军,3月份在夹信子、桶子沟(今均属)等地抗击日军。4月初,该部5万余人从(今属)出发,分兵三,战斗月余。因失守,部队减员到2万人,遂转至梨树(今属市)一带开展游击战。此时,冯占海部改称救,在、攻占拉林等战斗中,部队发展到7万余人。以王德林为总司令的中国国民救于3月在镜泊湖地区连续组织四次伏击战,并取得宁安、敦化等战斗的胜利,部队扩展到6万余人。

  省抗日救国义勇军总司令部于5月在海伦成立,马占山任总司令,共8万余人。该部于呼海铁(呼兰—海伦)、齐克铁(—克山)沿线频频出击,在松浦镇、安达、海伦等战斗中取得很大胜利。9月,海(拉尔)满(洲里)护军总司令苏炳文宣布抗日,建立东北救,所部3万余人在富拉尔基一带抗击日军。10月,马占山率部,使日伪军惊恐不安。在此期间,三省义勇军在103个县的广大地区进行数千次战斗,给日伪军以沉重打击。

  散而复聚,战斗(1932.11~1940)日军为消除蓬勃发展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对自己的,于1932年秋冬先后共近20万日伪,分别对各地义勇军进行大“”。在强敌进攻下,东北义勇军由于自身存在的许多弱点,加之得不到的支援,致被各个击破,大多数主要领导人脱走,部队大部。计有14万余人伤亡,4万余人投降、被俘,6万余人脱走;万余人随马占山、苏炳文、李杜、王德林等人退至苏联境内,后赴新疆;近5万人转入热河参加抗战;还有15万余人在东北斗争。义勇军在日军“”时分散潜伏各地。1933年春夏,日伪军暂停“”后,义勇军又重新聚集起来,恢复活动,继续战斗。其中保持原组织系统的7万余人,分散各地山林的义勇军6万余人,另重新组成的义勇军2万人。此时的东北抗日义勇军积极参加中国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,主动接受的领导,一部加入东北抗日联军,一部与抗日联军联合战斗,一部继续战斗。

  战复国土夙愿成空

  有人用“实力悬殊,无奈撤退”形容东北军在的表现。然而,事实是,东北军在前线万多部队,随着日军的不断深入,东北军正规军本部却节节后退,保存实力和避免接触的迹象十分明显。张学良又给新收编的部队正规军番号,并且取消了吉黑原东北军部队的番号……【查看详情】

  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以后,并未能迅速控制整个东三省。东北三个省中,马占山以代省,黑省警备司令名义督黑省,呼伦贝尔警备司令苏炳文部控制兴安屯垦区(今呼伦贝尔盟),驻军8个旅中,赵毅22旅,李杜24旅,张作舟25旅,邢占清26旅,丁超29旅,省警卫团冯占海皆起兵抗日,不肯附逆。东北江防舰队组织炮队参战。即便日军控制最严的,也仅有中部地区沦陷,54个县中,东边道通化等23县在不定的于芷山控制之下(于芷山降日后,唐聚伍据此地组织辽宁自卫军,兵力十余万,曾收复东边道21个县),西部为中心的辽西走廊14县则与关内联成一体,在张学良的直接控制之下。辽北的彰武,法库等地也在东北军手中。而各地义军蜂起,连日本长期经营的“关东州”大连,当时都有赵国文,秋世显等领导的“大连抗日放火团”积极活动。附逆伪军稍有风吹草动即反戈相向,东北地区日军的极不稳定,形势尚大有可为。

  

  东北军的灵魂--少帅张学良

  而此时关内中,亦并非完全消极,不乏力主支持张学良抗战者。9月21日,陈诚等将领中央党部,国民,蒋,张,表示“国难之际,至今已极,之惨,转瞬即见。吾军民以帝国主义为职志,此而可忍,何以为人?职等份属军人,责在卫国,愿率所部与倭寇决一死战。”“宁可于之前,不远偷生于国亡之日”。26日,陆军26师师长郭汝栋通电各军长官,要求各部队誓率所部“武装同志”作外交之后盾。

  要是不看历史文献,真想不出陈诚还有这样血气的一面。

  对张学良来说,更重要的是蒋介石力主的“通过国联交涉”方针,似乎也颇有进展,国际联盟列强大多表示对中国的支持。在外交压力下,日本方面态度似有软化。10月初,日本公使芳泽在国联发言,有相机归还奉天,将沈阳警务给中国,除两处步哨外撤军等说法。10月22日,国联通过决议,要求日本撤军并在11月16日前撤完,11月1日,国民甚至顾维钧,张群,张作相,为东北接收专员,准备接收日军撤退后的东北行政。这种表面的“进展”,当时很多有识之士根本就不予信任,认为第一国联的决议没有实施能力,第二日本军部的强硬早已不是日本文官所能控制。事实上这种观点很快就得到。10月11日,日本关东军发布公告向日本国民宣布战果,仅战利品就达到8,000万元,炮235门,枪17万支,日本举国欢腾,天皇也转而支持关东军扩大战果。形势根本已经不具备日本撤军的可能。

  然而,在这种昙花一现的好转情况下,张学良一度表现出相当程度的振作。9月23日,张学良通电在设立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和行署,由张作相代理边防军司令长官,米春霖代理。10月初,东北边防军参谋长荣臻率长官在北平人员到办公。辽西地区,原有驻扎义县的张廷枢12旅,孙德荃第19旅和刘翰东的炮兵第8旅共计两万余守军。当时,由于东北军名将黄显声作为灵魂人物的有力协调,辽西地区在最初的混乱后开始呈现稳定,机构重新开始运作。这时,张学良又调常经武20旅,以及张树森骑兵第3旅,装甲列车各部进驻辽西,加上黄显声所部三个骑兵总队,辽西地区东北军的总兵力上升到近五万人。

  根据当时的情况,在前线指挥作战的,主要是东北边防军参谋长荣臻和辽宁抗日义勇军总司令黄显声。

  附近的地形,情况如下。

  扼辽西走廊咽喉,南面与山海关相连,是狭窄的沿海走廊,也是当时辽西部队与关内的连接通道,是守军的后方,要点是锦西,绥中。通过义县与属于热河的朝阳也有铁相通,但这个方向没有日军,所以基本不需要设防。

  向北,有铁通沈阳,这条北宁线铁是日军来犯的重点方向。北侧第一道天然防线为大凌河。

  大凌河向北,是第二个支撑点--北宁铁和沟营铁的交汇点沟帮子。日军可以从两条线进攻沟帮子,一是从沈阳沿北宁线南下,途中要经过新民,白旗堡,绕阳河,厉家窝堡,打(大)虎山;另一是从日军已经占领的营口,经过沟营线西犯。途中要经过田庄台,大洼,盘山,胡家窝堡。这些据点,当时日军都没有控制。

  那么,东北军是怎样布防的呢?

  根据救秘书朱焕阶的回忆,最初组织布防的,是从沈阳撤退下来的黄显声。黄到达后,立即与第12旅张廷枢联系,沿大凌河布防,以他带来的三个骑兵总队与从通辽调来的骑兵第3旅维持辽西地区治安。

  显然,此时东北军本部还没有动员起来,这是一个前线将领应付紧急情况的布防,目的是如果日军南下,在大凌河对其进行阻击,以等待援军出关。张廷枢所部是东北军精锐,直接放在前线说明此时东北军顾不上保存实力了。他是张作相的儿子,与黄显声同属少壮派,所以黄调得动他。骑3旅应该是奉张学良的命令紧急赶来,骑兵不适合防御,因此放在后方。另外两支当时在辽西的部队,布防中没有提到,我推测这是因为刘瀚东部炮8旅为炮兵,机动不利,无法紧急应变。而孙德荃部19旅是汤玉麟的部队,张学良与汤玉麟关系微妙,所以黄显声不能调动它。

  这个布防是在27日张学良移驻之前完成的。

  不过,这倒是一个真要打的架势,说明东北军关外将领当时认为后续发展应该是东北军主力出关,不把日军赶走,也要和它碰一碰。

  实际上,日军此时兵力并不充裕,并没有能力迅速犯锦。当时日军在东北的主力为第二师团(包括3,4两混成旅团和直属部队),混成第39旅团,大连警备旅团和6个关东军守备大队,以及若干由当地日本,组成的“自警团”。这些兵力中,大连警备旅团是关东军的,专事防守没有出动。第二师团北上,,第39旅团在沈阳周围警戒,六个大队铁道并占领沿线城镇。对日军只有少量部队和伪军窜犯。此后,一直到11中旬,日军始终与马占山部在江桥-线月下旬,日军并未对北宁线用兵。但东北军方面也没有进行。

  这时,双方部署都有些调整变化。

  中国方面,由于沈阳沦陷,,地方豪强,绿林武装纷纷起事,或拥兵自保,或起兵抗日,黄显声乘机收编各部,在辽西很快得到能战部队万人,增强了前线兵力。张学良增援的20旅也赶到,装甲车队应该也是这时候出关的。

  此时东北军的布防,由于没有确切的资料,只能通过猜测。在双方对峙前线个番号出现。沟营线旅曾多次与日军前哨发生冲突,11月下旬日军通过北宁线进攻白旗堡的时候,报告中称与20旅发生战斗,而救一部在黑山一带曾与骑兵第三旅发生冲突。同时,12旅官员多次出现在的公开活动中。据此,我推测到11月下旬,东北军把防线前推,北宁线上到达绕阳河一线,警戒线推到白旗堡,但不及新民,沟营线上清除凌印青,张学成伪军后推进到大洼,警戒线推到田庄台。前线旅警戒,北宁线旅为前方机团。这时,中方有两列装甲列车在前线参加作战,一列为刘汉山中队,配属19旅巡逻沟营线。一列可能是沈瑞礼中队(未确定),配属20旅巡逻北宁线旅部队回防。

  这些东北军正规部队基本只是原防,没有发动过主动进攻。活跃在外围的部队,是黄显声的骑兵总队(打击伪军)和抗日义勇军(打击日军)。北宁线日在新民的义勇军和队与日军发生过战斗,沟营线上义勇军过营口。

  从这个布局上,可以看出张学良内心的矛盾与战术思想。

  的防守是一个面对沈阳的半同心圆,里强外弱。把东北军精锐12旅撤回(张廷枢本人一直不在前线日才到),比较不那么精锐的19旅和20旅放在前方,但是尽量避免和日军接触,而正规军和日军之间的正规军的义勇军和队。更多的东北军关内部队按兵不动。

  这是一个毫无进取心的消极防守阵势,可见东北军上层当时连收复沈阳的姿态都没有,对的防务也敷衍了事而已。尤其是1931年10月到11月日军与马占山在江省激战的时候,方面东北军毫无动静。反而是12月日军进攻,极端困难的马占山电请张学良,于26日令苑崇古,程志远,吴松林旅进攻齐克铁,牵制日军攻锦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11月27日,白旗堡-绕阳河战斗后,北宁线上的东北军装甲列车却不见了,直到12月30日,才有铁甲列车掩护队在大虎山再次出现。

  这是为什么呢?

  从12月31日张学良给国民关于撤退的电报中,或许可以看出原委张学良在电报中称“我军之开始撤退,始于12月29日,原驻绥中一带之我军,为十二旅及二十旅。十九旅则驻大虎山,沟帮子一带。。。。驻绥中一带之第十二旅,首先转移。。。至于前线掩护撤退之第十九旅,于三十日退出大凌河”。撤退过程中,荣臻曾沈瑞礼指挥的装甲列车行动。根据张的电报,驻扎沟帮子及的装甲列车,分别于31日和1日撤退滦州。

  综合可见,在11月下旬打退日军进攻后,东北军在曾经再次调整部署,却并没有加强前方防御,相反,将前方北宁线旅退守-大凌河(包括沈瑞礼部的装甲列车),12旅,干脆退到了靠近山海关的绥中,已经摆开了要跑的架势!

  可见,随着日军的不断深入,东北军正规军本部节节后退,保存实力和避免接触的迹象十分明显。而张学良给新收编的部队正规军番号,并且取消了吉黑原东北军部队的番号,试图借此避免给日方口实,结果却是日方正好名正言顺地东北没有中国的力量,自己是在“剿匪”。

  这期间,日军曾进行过两次进攻。第一次,是第二师团混成第四旅团,独混第三十九旅团为主,11月26日沿北宁线进攻。由于义勇军为主的中国部队在大虎山,白旗堡一带的顽强抵抗,也包括装甲列车部队的参战,日军认识到中队在有相当的实力。因此,暂停了。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向国内求援。双方对峙于饶阳河一带。

  12月24日,得到增援的日军再次开始,这次日军兵分两,一为二十师团,从沈阳沿北宁线饶阳河,大虎山一线,一为第二师团,独混第八旅团等部,从营口沿沟营线进攻田庄台,盘山一线,都有装甲列车和坦克部队参战,并携带重炮。张学良举棋不定,打退敌军的时候仅仅消极防守,面对优势敌军的时候又想保存实力,缺乏决心,致使前线和日军对峙的主要是装备训练不足的义勇军部队,渐渐失利。东北军正规军参战的,只有19旅一部,骑3旅一部,除了装甲车队以外,大多意志不坚。

  两日军会师沟帮子,而后沿走廊南下,攻大凌河直趋。

  29日,在关外的东北军开始总撤退,1月3日,日军占领。自此,之战结束。

  东北军从撤退后,日军得以集中力量,将关外东北军旧部各个击破。先破丁超,李杜等在的抵抗,再逼降马占山,而后攻破苏炳文,最后回师击破唐聚伍。至此,东北军在关外的原有力量殆尽。

  元帅所说“不定,输得干干净净”,大体如此。

  了解了双方的攻守态势,才能够比较好地理解这次战斗中东北军装甲列车的战斗情况。所以,不揣繁琐,把这段情况介绍出来。

  有人用“实力悬殊,无奈撤退”形容东北军在的表现。然而,看当时的史料,心中颇为黯然。

  日军进入,尽管纷纷来迎,但日军认为他们资望都不够。于是将生病的县长谷金声抓来,令其维持地方。谷坚不就职以至大哭。第二天,日军又把谷抓去。

  当时在场的县府工作员刘梦九回忆

  一个日军队长,一个朝鲜翻译,问谷三个问题。第一,日军来了你们欢迎不欢迎?谷答:不欢迎。第二,张学良好不好?谷答:好。第三,奉军在东北很扰民,是不是?谷答:没有。

  日军队长不悦,又说:“日军来了是为了救东北的百姓,你们因何不欢迎?”谷说:“我是地方官,只愿地方安静,没有军队才好。不但日军,就是中到,我也不欢迎。”

  日军说:“张学良为人很坏,东北人声载道,你因何说他好?”

  谷说:“他是我们的长官,我认为他是好。你们日本人也一样,能说长官不好吗?”

  日军说:“听说张学良的军队很地方,百姓,我们都调查属实了,你因何说没有?”

  谷说:“我是文官专管地方事,他们军队的事没有告诉我,有无扰民我不知道,所以说没有。”

  日军欲再问,谷说:“天已黑了,没事可送我们回城。”

  谷金声后来还是在伪满作过西丰知县,算是的人。

  看到此处,没有对谷金声气节的钦佩,没有对敌人的,只有一种深深的悲哀。国家时一个普通人无可走的愤懑悲哀--你让他怎么办?我们的兵没看见敌人就跑得影子都找不着了,你让他有什么脸面跟敌人哪怕说出一句硬话呢?

  忽然想起一个人。

  也是“朝廷”撤军,他却不肯走,死死地守住了一座城,他活着的时候,敌人始终没有看到山海关。

  大明朝辽东那么多大将大官,就他一个人不肯走,留下来守了宁远城。

  那些大将大官们没有人谈。

  只有人谈他,直到今天。

  赞扬他的人却越来越少。

  有人考证他守住了一座城也没多少敌人,是夸大冒功;有人考证他不守,敌人也强弩之末了,根本不会打过来;有人考证他要是跑回山海关,国家的防线可以少几百里,节省大量国防经费,他干脆就是。。。

本文关键词:韦德国际娱乐城1946, 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官网, www.19461188.com,

通过键盘前后键←→可实现翻页阅读
0% (0)
0% (0)

我要评论

评论 ( 0 条评论)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韦德国际娱乐城1946立场。
最新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!